曹淼谈年轻人代际划分:应该同时用横截面和纵截面来剖析

曹淼喜欢在人人网上结识有想法有才华的年轻人,试图在与他们的对话中了解、走进当下的年轻人。他对于8090、85后等这样按照代际的划分方式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以下是曹淼接受《城市画报》记者采访时给出针对年轻人喜好与代际划分的洞察,与大家分享。
人人公司首席营销官曹淼

曹淼这一年来遇到一位最有意思的年轻人是通过人人网认识的,他叫童哲,推崇教育应该是免费的。曹淼在言谈中对这个年轻人很是赞许。“他创立了一个网络学校叫万门大学,万门是指课程和专业范围广,又是‘one man’,当然后来就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了。”童哲后来招募了30 多个老师,给近20 万注册用户发学生证,“他在做一件很多人不敢做的事,这是可能撼动传统教育体制的一个创想,让中国几百人至几千万人免费接受在线教育。”

我特别不认同按照年龄划分的方式。现在很多网站、平台都在出‘90 后报告’,它们以自己的用户为基础进行调查,这本身就带有倾向性。那些在富士康打工的‘杀马特’青年甚至很少有PC 上网的时间,他们比城市青年群体大很多,却没有被代表到。

对年轻人,应该同时用横截面和纵截面来剖析。横截面是按照年龄代际所划分的,纵截面应该去比较每个年代20几岁青年时期的状态。

人人网是以真实的社交关系为基础,并且主要以教育的阶段来划分,实名制的超前性,决定了它才是社交网络的终极游戏。即便大家把微信玩得这么好,但大部分人还是喜欢起个昵称。只有在人人网、在教育体系框定的学校名录下,每个人的属性才是明确的。这也是年轻人可贵的一点,他们利益关系单一、认知基础单纯,能理解彼此的精神世界,分享彼此或喜爱、或执着、或愤恨的东西,也只有他们能享受到更真实的人际关系。

现在的年轻人几年以后一定是智能领域新潮流的第一批试水者,同时也是创造者。比如最近很火的机器人,富士康建了一条机器人生产线、电商在卖家居服务机器人,医院还有达•芬奇机器人做手术。我们从小就在幻想机器人的世界,很有可能未来几年90后会让它们大爆发。

我的微信里关注了一些知识类的公众号,比如利维坦,介绍很多冷门知识,比如‘怪异的青少年文学’、‘男孩为什么要有一个女孩式的童年’,还有关于朋克、脑科学、神经基础研究,我个人就喜欢蒸汽朋克很多年了。

我会在人人网加很多有意思的年轻人,大约有2000多好友吧。他们虽然很不典型,但代表了一群人。有个自由摄影师叫王义博,他在年轻盟峰会上说,‘照我目前的收入计算,如果我全天候、卯足了劲干,可能比你们大多数人赚得都要多’,场下的大佬们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他接着说‘这还不是关键,关键是我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’,这下彻底拉了仇恨。他代表了现代年轻人对自身价值认定的方式,不一定要有传统企业加持、不必拥有社会头衔、甚至不会被自己的梦想绑架。70 后、80 后没玩出特点,是因为他们只能被动接受社会提供的资源,而90 后会更容易被细分,因为他们有大量的‘时间红利’可以用于爱好。

Copyright © 2015 ZENZONE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